一次死刑兩個惡意

所以把法律當做......

所以把法律當做……

(法務部政次)陳明堂說:「法務部沒有政治計算,一切依法律執行,與所謂的政治算計、平息民怨無關,請不要妄加揣測」。(特赦批槍決是算計 法務部:勿妄加揣測 中央社 2016/06/06)

胡說八道,睜眼說瞎話,這算是政府官員公然撒謊了。

如果沒有政治考量,死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不要忘了,很多堅持死刑的人說死刑可以「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而其實所謂「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就是政治行為啦,這麼大動作還開記者會說明所為的政治行為,你還敢說沒有政治計算?

事實上這次執行死刑,中國黨政府起碼是懷著兩個惡意。第一個惡意,是藉此一社會重大關注的事件,來排擠蔡英文進入美國白宮的社會關注力。第二個惡意,是藉由殺人來發洩社會的恐懼跟憤怒,這是把人當做工具,剝奪人的主體性。

以第一個惡意來說,蔡英文是台灣第一個以總統參選人身分進入美國白宮、國務院的人,這是台灣對美關係的重大突破,當然也是美國對台灣所釋放的清楚訊息。這看在夸夸言稱跟美國關係好的不得了的馬英九,以及社會認同度低到不行的中國黨來說,當然是恨得牙癢癢,要除之而後快的。

好巧不巧,這時台灣整個社會都因北投女童命案而民怒沸騰,剛好可以利用來轉移蔡英文訪美的新聞焦點,而轉移焦點的方式呢?殺人。而這樣做,就是以一黨一人之利,讓台灣人的關注焦點不放在國家未來的選擇,而只是一時的情緒發洩。總統候選人的新聞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因為總統作為執政者,他的責任就是打造一個理想的國家,這會直接影響到社會安全,不信比較一下阿扁執政期間跟馬英九執政期間,哪個人執政下重大刑案的發生率就知道了。所以中國黨政府挑這個時候執行死刑,當然是惡意的政治計算。

而第二個惡意,就是利用殺人來平息民怨,但也只是這樣,而卻使人變成了政府的工具。民怨的起因是隨機殺人案,一個負責的政府該做的是去避免這類重大刑案的發生,但中國黨馬政府從來不會這麼做,他們只會像這樣殺殺人來暫時安撫民怨,以挽救自己低落的民意,這點只要看馬英九上台以來,執行了多少次死刑,而隨機殺人案卻無法遏止就知道了。

馬英九藉由殺人來救民意不是第一次,去年 318 學運後民意低落,為了拉抬民調數字就殺了五個人,今年再殺六個人來安撫社會情緒,這對馬政府來說一點也不奇怪。只是這麼做的結果,就是把人當做工具,人的主體性在這樣的考量下就消失了。政府是人民授意組成,政府才是人民的工具,可是馬政府這下子反僕為主,這樣的政府已經不再具備存在的理由了。

馬英九跟中國黨的一次死刑,完全展現了兩個惡意,這兩個惡意只有一人一黨之私,毫無任何的公益思考,這樣的政府根本就沒有正當存在的理由啊。但是台灣人大概不會太介意這種事,一堆台灣人愛死了殺掉六個人。這實在是令我想不透,因為從馬英九政府的行為看起來,他們根本就是把台灣人當做腦殘啊。

首先第一個惡意,他們認為台灣人不應該關心國家發展,這同時是說,他們認為台灣人可以用這麼低路的手法而被轉移焦點,換句話說,他們就是認為台灣人好騙啦。好了,台灣人還真的上當。第二個惡意,就是不只騙台灣人不懂政治的笨,更是騙台灣人像猴子,朝三暮四不高興,朝四暮三就好了;我不用減少重大刑案,只要殺掉過去犯案的人你們台灣人就爽了。而更賤的不只這樣,他們還把台灣人當做沒有生命、沒有意志、沒有主體的工具,供他們作為一黨一人私利的操作。法務部政次陳明堂的那番睜眼說的瞎話,不就擺明了:我就是耍你啊。

問題是,台灣人你看得出來嗎?

如果吳育昇……

每逢慾昇,想起薇閣

每逢慾昇,想起薇閣(取自國寶級白目部落格)

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委員會,吳育昇為了表達對林義雄先生禁食行動的反對,他用了這麼一個問句:「如果李登輝今天也說核四不過就絕食到底,那怎麼辦?」我看了之後覺得他根本就問錯了問題,於是就幫他想了幾個題目。

不過,先說說對他這個假設的看法吧。 繼續閱讀

有沒有連都更都不懂還想選市長的八卦?

畫房子的豬

畫房子的豬

最近的太陽花學運如日中天,於是有些沒有什麼內涵、不與民意站在一起的人,就自然被邊緣化了,譬如說權貴連戰的公子連勝文。他很努力的在大前天可是提出了他的都更政策,但是我今天才不小心看到,也沒看到有幾個人討論,可見他被邊緣化的有多嚴重。 繼續閱讀

好奇:市長不做公益是要做啥?

前兩天有位權貴宣布參選市長,他說如果當選,他要捐出市長薪水來做公益,因為他要當一個「公益市長」。於是像「權貴子弟」、「財大氣粗」等反應自然就出來了,不過這樣的反應其實對權貴沒什麼打擊力,畢竟權貴這番聲明就是直接了當的告訴大家:我就是個家財萬貫的權貴,怎樣?咬我啊?

繼續閱讀

多元成家 —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啟示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

前幾天看到一份譯文,是今年二月德國聯邦憲法法院針對「同性同居伴侶一方收養另一方伴侶的養子女」的判決(譯文),這個判決的案由我直接引用原譯者的說明

根據德國民法的規定,未婚的人可以(也只能)單獨收養孩童,而法定同性伴侶因為沒有結婚,所以他們只能個別地收養,另外,同性伴侶可以收養另一方的親生子女。已婚的配偶除了必須/能夠一起共同收養跟兩人都沒血緣關係的小孩外,不管另一方配偶的親生子女或是養子女,也可以收養。而同居生活伴侶法(LPartG)沒有將收養對方養子女的民法規定包含進來。一般的見解認為這有意地排除了同性伴侶收養他方養子女的可能。

2002.11一位德國男性A在羅馬尼亞收養了一名孩童X,之後這名孩童便跟後來A以及A的法定同性伴侶B共同生活,後來B想要接著收養X,被地方法院和邦法院駁回。高等邦法院審理的時候,裁定停止審理,並請求憲法法院解釋上述的排除的規定是不是合憲。

另外,一位德國女性C在2004.07收養了一名保加利亞的孩童Y,隔年10月C和伴侶D成立一個法定同性伴侶關係,三人並生活在一起。2008年D想要收養Y,被地方法院和邦法院和邦法院駁回,D提起憲法訴願。

這個憲法法院的裁判便是在審理這兩個案件。

繼續閱讀

反同?搞笑!

伴侶盟多元成家草案表解

最近因為「多元成家」法案的提出,在台灣社會上引起一陣陣沸沸揚揚的討論,或搞笑。民主社會往往期待透過公開討論社會議題,而產生出符合公共利益的共識,供作政策制定來使社會組成的個人,有機會達成各種美好人生的目標。但如果進行的不是討論,而是搞笑演出,那就不曉得他們是要增進公共利益,還是只是要娛樂大眾了。昨天看到媒體報導,高俊明牧師跟王金平院長針對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言論,就是這樣的搞笑演出。 繼續閱讀

總統公然棄絕法治正是台灣民主發展恥辱

馬英九今天開了一場記者會,論述「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這讓人感到實在是可笑至極,就好像薇閣吳公開譴責男人帶小三上汽車旅館偷情一樣。但其實深入一點想,這不只是可笑,而是可怕,讓我毛骨悚然的可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