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時事 » 從臥軌看台灣社會

從臥軌看台灣社會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台北車站的臥軌抗議引起了社會兩極化的反應,這並不奇怪,因為社會不是均質的,對社會事務自然有人認同有人反對。但是在這個事件當中對臥軌勞工的反對意見,其實相當程度的揭露了台灣社會的發展為什麼是如此倒退,而令人對台灣的未來感受不到希望。

勞工們癱瘓了台鐵部分運作,引起現場許多旅客對抗議勞工的不滿,他們對勞工惡言相向,要求警方發揮公權力抬走抗議勞工,甚至鼓譟要火車壓死勞工。許多人說這些旅客沒有同理心,但這些旅客恐怕不只沒有同理心,更重要的還包括缺乏邏輯判斷與理解公共事務的能力。

關廠勞工之所以會採取這麼激烈的抗爭,是因為他們十六年來沒有獲得公平合理的待遇,勞委會不但沒有站在勞工權益維護者的立場,反而以提告的方式追討關廠勞工的「貸款」。(詳見:懶人包)而關廠勞工們並不是一開始就採取臥軌這種會造成社會重大影響的體制外方式,他們半年多來曾經開過記者會、在勞委會前露宿、向法院提交異議狀、在立法院開公聽會、演行動劇爭取認同等等,可以說各種體制內的辦法能做的都做了,所以如果要對他們加以「教育程度不高、沒有民主素養、將大眾權益棄之不顧」這類指責,反而凸顯指控者本身的無知。所以當那些要求警方抬走勞工,甚至詛咒讓火車壓死勞工的人們這麼說的時候,我感到相當的錯亂,及某種黑色趣味。這些人們大多數都是受薪階級或親友,也就是說他們跟關廠工人其實沒有多少差別:當勞委會跟資方聯合起來壓迫勞工的時候,是不會管你是不是要坐火車的。

台灣社會具有的樂觀相當有黑色的幽默感,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很多人天真的認為不好的事情絕對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譬如說反對廢除死刑的人常講,就是因為台灣司法有太多漏洞,所以絕對不能廢除死刑,他們想的是反正自己不會被這個爛司法害死,那些惡人就應該要判死刑一個都不能放過。這就是具有幽默感的樂觀,他們從沒想過司法漏洞不會挑人,爛司法之所以爛,就是每個人都可能會受害,每.個.人。同樣的,那些在月台上鼓譟的人們,他們天真的以為他們手中的火車票等於迫害勞工的 Pass 牌,他們認為自己絕對不會變成像關廠工人一樣的受害者;他們沒想過,失能的勞工保護制度之所以失能,就是每個勞工都可能會受害,每.個.勞工

這種去除公共事務脈絡的思維,存在許多人的想法裡,表現在公共事務的行動上,就是無知的批評、任意的選擇,例如上面提到的大學生投書,例如相信國民黨會拼經濟,例如相信馬英九比較清廉,而結果就是台灣苦民不斷苦下去的現狀。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反對意見中邏輯判斷的缺乏。這些關廠工人的臥軌,真的影響了旅客的權益嗎?影響多少?許多旅客沒有想到,負責提供他們交通往來的對象是:台鐵。他們是跟台鐵買了火車票,所以台鐵要負責提供列車載送他們,但是當天台鐵並沒有盡到責任。台北車站有兩座台鐵月台、五條台鐵軌道,所以台鐵真的會因為關廠工人佔據了一個月台跟一條軌道,就完全喪失了運輸的功能嗎?台鐵為什麼沒有採取調度的措施?

當然,關廠工人的確影響了鐵路交通,但是台鐵是不是也善盡了責任?當人們對勞工痛罵的時候,其實也應該要求台鐵盡到責任,畢竟火車票是跟台鐵買的。如果只懂得對勞工加以指責,卻忘記台鐵本身應該要負起的責任,那麼就是提供台鐵卸責的空間,讓台鐵可以用各種巧飾的理由轉移他們應該負起的責任。這次是關廠勞工,上次是月台太突出(想起普悠瑪號的烏龍了嗎?),再上次是買票的人太多(所以車票才會被秒殺),再再上次是外勞欠罵(服務態度則是沒問題)…………一再的台鐵總是有理由推托,即使服務品質不佳還是不加改善。台鐵是獨門生意只是台鐵爛的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人們太容易被台鐵轉移焦點。這種總是劃錯重點的邏輯能力不足,當然也表現在許多事情上面,例如陳為廷事件的重點劃錯在學生禮不禮貌,而不是教育部長公然說謊與顛倒價值。

沒有邏輯判斷的能力,又忽視公共事務的脈絡,很容易就造成社會發展的倒退。在這次的臥軌抗議中,許多人拘泥於法律問題(見文下方  “2013.2.7. 15:30 第二次補充:「抗爭手段侵犯公益、不合法」?“ 之作者引趙先生發言,似乎抗議的勞工與支持者死不認錯要逃避法律的追究,他們不斷的要證明抗議勞工的不正確、不合法。事實上我認為這種拘泥的意義性是不大的,因為抗議的勞工們早就準備好要面對司法的起訴,他們並沒有認為自己的臥軌影響交通是合法的啊。既然勞工們本身就已經知道自己要進行的抗議可能是不合法的,那麼一再的在不合法上面打轉,是有什麼意義?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堅持的沒有意義還來自於:社會不是這麼運作的。

常聽人說「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這顯示了社會的運作不是只有依靠法律,還有其他東西。臥軌抗議的勞工所訴求的,不是他們的行為合法,而是他們的被壓迫,重點不要劃錯了。固然他們的抗議行動不合法,但是所造成的影響卻遠不及於勞委會宣稱的合法 ── 不合法的抗議行動造成 40 班列車誤點、一萬多人受影響;但勞委會合法的為資方設想卻是會影響幾百萬勞工的權益(如遲不提高基本工資)。不以去脈絡的方式看關廠勞工的抗議行動,將時間往前推個十六年,就會發現當年他們不斷的抗議爭取(甚至也曾經「不合法的」臥軌過),卻是催生了失業給付和勞工退休金專戶制度,也讓政府提出如「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等法律 ── 讓月台上的鼓譟者現在有了比較多的保障。法律不可能全部解決過去想錯了、當時沒想到、未來想不到的各種人類彼此關係所產生的問題,所以會在不同時期、不同狀況下發現各種不同的權利衝突,於是人們透過各種方式引起社會注意,接著透過討論產生共識,然後訂立新法。這才是社會運作的常態,如果對社會問題的檢視討論,不能從整體的、具脈絡的、合邏輯的方式去進行,而只能在部分、表層的地方打轉,如拘泥某抗議行為合不合法,那麼社會的進步就會緩慢,甚至不發生進步。

再推更遠思考,如果對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抗議,只能在要求抗議行動要合法正確上思考,那麼社會就將邁入倒退、獨裁、封建、極權,因為這種思考是取消革命甚至改革的合理性。改革或者革命對既得利益者、封建保守份子來說,從來就不是合法正確的。取消革命的合理性是對的嗎?就歷史經驗來說,人類社會的進步往往是透過革命性的方式取得的,這才是社會運作的方式。

一不小心寫太多,其實我只是想說,從這次的關廠工人臥軌抗議中,看到反對意見的缺乏邏輯判斷與理解公共事務的能力,而這樣的狀況卻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思維,實在讓人對台灣的未來不抱太大的希望。除非,我也可以擁有那種極度幽默的天真樂觀啊。

廣告

3 thoughts on “從臥軌看台灣社會

  1. 你好,我是「臥軌的關廠工人,與一位要動腫瘤手術的好友」的作者。我同意你文章對於「許多人拘泥法律問題」的立場。不過這段文字連結到拙文,是指我版上下方一些批評者的意見嗎?因為不明就底者,或許會以為你認為「我的文章」拘泥於法律問題,而我相信這不是我文章的目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