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時事 » 馬政府的溝通一開始就不存在

馬政府的溝通一開始就不存在

年才剛過,新任的行政院長才剛上任,就已經可以認定,展望未來看不到隧道出口的光明,因為這個政府毫無任何改變的可能。『新任行政院長江宜樺期許新內閣「變革與創新」』,這句話裡的「新」就只停留在剛說完的這句話裡,然後「舊」馬上回到實際運作的位置。

年後第一天上班,總統說要「加強聯繫溝通」,行政院長說要「重理性溝通」,「溝通」變成是總統跟行政院長的重要任務。但馬政府已經第二任,換到第四個行政院長,卻還是沒有辦法跟人民「溝通」。整個政府橫衝直撞像煞車線斷掉的汽車,人民在後面苦苦哀嚎得不到政府的回應,溝通,是五年來台灣人得不到的權利。這個喊了五年的陳舊訴求今天卻變成馬政府的新政策,我們該有新展望嗎?從三件事來看,沒有什麼希望。

第一件事,馬英九宣稱「加強理性溝通」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要避免「淪為在野黨單一聲音」?這大概會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謎團:民選政府的國家裡,竟然單一的聲音是在野黨的?當馬英九說不能只有在野黨單一聲音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確定「溝通」不太會發生在這個執政黨的政策作為上了。首先不是阻擋誰的發聲,而是讓各種聲音都能表達,然後才能產生溝通。但執政者馬英九心裡想的,卻是去掩蓋在野黨的聲音,如此怎麼會有溝通的可能?是的,他說的是「不能只有在野黨單一聲音」,但執政黨能說的,只能是「保障在野黨可以發出聲音權力」,因為所謂「在野黨的單一聲音」是不存在的。

執政黨掌握國家機器,在台灣更掌握主流媒體,如何可能沒有聲音?如何可能只有在野黨的單一聲音?(更何況現在這個在野黨大概是自建黨以來最安靜的時期……)這首先就已經拋棄理性邏輯的可能:如果在野黨可以掌握單一聲音,怎麼可能只是在野黨?當執政者拋棄理性邏輯,國家將走向混亂。

第二件事,馬英九發紅包,挺扁人士混在領紅包隊伍中,剛要表達訴求時話一開口就被特勤人員封口帶離。溝通?如果人民不能表達訴求,要怎麼溝通?特勤的訓練有素,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反對聲音的表達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得出判斷並加以壓抑,這樣的訓練是不是代表了這是特勤人員保衛總統的首要任務?從保衛總統安全到避免總統聽到反對聲音,這是微妙的差異,但卻是巨大的影響,這讓我們產生疑問:我們的總統能說是重視溝通的總統嗎?如果挺扁的聲音要混在領馬紅包的人群中嘗試發聲,還話音一落就被封口,那麼所謂「在野黨的單一聲音」顯然更是不可能發生的狀況。

第三件事,新任的行政院長江宜樺說他是「擺脫不了儒家思想的現代知識分子」,所以溝通是空話。孔夫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要的不是溝通,而是階級的絕對服從;孔夫子制禮作樂要的也不是溝通,而是制度的絕對服從;儒家思想的訴求從來就不是溝通,而是服從,這才能成為中國從古至今帝王統治的獨尊思想。馬英九「避免在野黨單一聲音」的背後思維,就是儒家思想的產物:在野黨是不應該有聲音的,在野黨只能服從執政黨的聲音。如果江宜樺擺脫不了儒家思想,當然就不用期待他會重視理性溝通。事實上,當他在就職典禮上花很長的時間在談論語,在「指導」人民要「貧而樂」、「富而好禮」的時候,就已經不是在溝通了。這不是「擘劃未來施政藍圖與方向」,因為施政藍圖跟方向是要求其閣員的,但「貧而樂」、「富而好禮」卻是要求人民的,溝通一開始就已經不存在。

當政府不與人民溝通之後,人民只能自力救濟,否則隧道口的光明將會是獨裁者刀刃上的反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