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獨白 » 想太多的思考

想太多的思考

剛剛朋友傳來一個在 FB 上的,圖中說著「我不藍不綠 而且超級不中立」。

該圖作者說:

這就叫放大絕。
我不反對台灣獨立,但我更關心獨立之後,對於一般人民會造成什麼影响?弱者就因此而不被壓迫了嗎?
我對於統一還是有疑慮,但我更關心的是,這個統一是被兼併,還是共同的選擇,而弱者,能在其中翻轉被壓迫的處境嗎?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把民族自決和「綠」和民進黨畫上等號的?到底是誰那麼昧著良心認為民進黨可以收攏所有社會的進步力量?
良知被狗吞去了嗎?

放大絕?屎在滾的時候是大便比較急不是嗎?這種大絕是不是在說:屎在滾的時候,卻在考慮要不要脫褲子大便,想著脫褲子大便對屁股肌膚有什麼影響?或者對直接大在褲子裡有疑慮,卻又想關心大在褲子裡會不會影響屁股肌膚?但最終都沒想到,屎在滾的時候趕快去大便才是正途,這不是考慮屁股肌膚的時候。

事有先來後到、事有順序,把不相干的事放在一起講,叫做有想法嗎?什麼事是不相干的?獨立之後要考慮一般人民、弱者會不會受壓迫,獨立之前就不用嗎?統一之後就不用嗎?弱勢的權益是存在各個社會的,這種權利主張本來就跟統一獨立沒關係,那麼拿來作為台灣是否獨立的條件之一,就是錯把不相關的因素扯在一起。

再來,與中國統一的原因是被兼併或是共同選擇,跟弱者能在其中翻轉處境相干嗎?統或被統是政治制度的改變、主權歸屬的改變,弱者還是弱者啊。弱者不會因為統或被統就突然變成強者,這跟上面講到考慮台灣獨立的時候一樣,是把不相關的事情扯在一起,這是在幹嘛?

而且被統就是非民族自決了,如果關心民族自決,關心弱勢,那麼就更應該拒絕被統,因為被統就是對弱勢的壓迫,這道理顯而易見,這才是更應該去關心抵抗的,我不知道還在疑慮什麼?

至於說『哪個王八蛋把民族自決和「綠」和民進黨畫上等號的?到底是誰那麼昧著良心認為民進黨可以收攏所有社會的進步力量?』,說實在話,通常會批判進步力量都被跟民進黨畫上等號的,通常就是批判者本身。基層的本土支持者其實很少有人關心民進黨是不是可以收攏、收編、收納….這些進步力量,而是關心誰可以讓弱勢權益更被照顧、誰可以讓台灣獨立、誰可以抵抗中國 ─ 基層幾乎不會對政治、政黨採取區隔在公共事務外的態度 ─ 在這種情況下,哪個政黨或政治人物不能就該被淘汰,民進黨也不能置身事外。就像佛國喬在〈《短小說》藍綠共業〉裡描述的,對政治的潔癖其實反而是出現在批判政黨的進步人士身上的,那麼究竟是哪些王八蛋把進步跟民進黨畫上等號?這也很顯而易見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年民進黨在喊民族自決的時候,有多少進步力量敢出來跟著喊?固然民族自決不是民進黨的獨創,民進黨也不能壟斷民族自決的理想。但是,現在罵民族自決跟民進黨畫上等號,是去歷史脈絡的,究竟是誰比較昧著良心?

進步是好的,多思考也是好的,但不是把所有雜七雜八不相關的事放在一起就是會思考。真正懂得思考,是知道什麼因素是應該被加入、什麼因素應該被排除;真正懂得思考,是知道對某個事物的思考應該停在什麼地方。最後還應該要自我提醒:多思考並不表示很進步,有時候多思考僅只是等於:多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