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時事 » 總統公然棄絕法治正是台灣民主發展恥辱

總統公然棄絕法治正是台灣民主發展恥辱

馬英九今天開了一場記者會,論述「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這讓人感到實在是可笑至極,就好像薇閣吳公開譴責男人帶小三上汽車旅館偷情一樣。但其實深入一點想,這不只是可笑,而是可怕,讓我毛骨悚然的可怕。

身為總統及執政黨主席的馬英九沒有為自己出面就讓前總統的案件非法換法官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沒有為自己跟副總統都跟黑道往來密切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沒有為行政院秘書長貪汙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沒有為親信台北市議員貪汙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也沒有因為同黨苗栗縣長惡形惡狀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更沒有因為同黨基隆市長關說不成怒罵警察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但是,他為了立法院長涉嫌為在野黨立院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而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標準在哪?

如果王金平真的為柯建銘而向法務部長進行關說,那麼這樣的行為的確應該受到譴責,但即便關說案屬實,我們都還是要問:馬英九批判的標準何在?為什麼發生這麼多比關說案更嚴重的案件,馬英九從來不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法治受到恥辱?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的向下沈淪從何開始?是從相對輕微的關說案開始嗎?為什麼中國黨貪汙連連而不算沈淪?事實上,馬英九今天這場記者會,正好清清楚楚的標示了,今天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人民對馬英九的態度如何,才是台灣是否走向無限沉淪處境的關鍵。

馬英九說:「但我們可以問自己,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我們問自己就算嗎?馬英九講就算嗎?這句話透露出了玄機。整個所謂的關說案疑點重重,特偵組涉嫌非法監聽、黃世銘涉嫌違法洩密、案情沒有直接證據,這些種種馬英九都不管,有別於他的親信眾人明確貪汙違法時的避不出面,這次倒是立刻出面譴責,政治鬥爭的司馬昭之心再清楚不過。問題在於,明顯找不到違法事證的情況下,馬英九發表的譴責批判,是一種空泛的道德語言;身為一個總統逾越職權介入司法,並以道德逕行判決,這是法治社會應該存在的嗎?當然不是,身為一個總統,卻對一個羅織的事件發出以道德為訴求的高強度攻擊,妄自操弄司法制度,這正說明了所謂的民主政治法治在這個總統眼中,比空泛的道德說詞更加虛無空洞,這難道不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

當不分朝野都對特偵組違法監聽發表譴責,當媒體輿論對關說證據提出質疑,當政治鬥爭被看破手腳時,馬英九仍然可以無視外界的諸多疑點,而以無謂的道德說詞做為判決,把所有的質疑跟反對都當做空氣,這顯示了他無視於民意、無視於制度、無視於法治的態度。這樣的統治者我們並不陌生,台灣曾面對過的這種統治行為並不久遠,兩蔣時代的統治就是如此,是的,這就是極權獨裁統治。經驗告訴我們,一個統治者不能以法治為基礎,而以道德為訴求、羅織為方法進行統治,那就是獨裁統治。馬英九公然的棄絕法治制度,進行獨裁極權,這難道不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

台灣的確有可能走向無限沉淪處境,但不是因為立法院長進行司法關說,而是當馬英九公然棄絕法治制度,公然展現獨裁統治的時候,人民卻不起而反抗。我們對國家的態度,將決定國家的發展,這不是一個「公認的笨」馬英九能擅自決定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