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時事 » 好奇:市長不做公益是要做啥?

好奇:市長不做公益是要做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前兩天有位權貴宣布參選市長,他說如果當選,他要捐出市長薪水來做公益,因為他要當一個「公益市長」。於是像「權貴子弟」、「財大氣粗」等反應自然就出來了,不過這樣的反應其實對權貴沒什麼打擊力,畢竟權貴這番聲明就是直接了當的告訴大家:我就是個家財萬貫的權貴,怎樣?咬我啊?

撇開這是否有買票意圖不說,網友的反應倒是一針見血:免錢的最貴。不知道怎麼回事,原來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了,捐官這種事似乎還頗能收買民心,但俗話說的好,事情不是憨人想的這麼簡單,當有人說他要捐全數薪水來做市長時,我們就該進一步思考:為什麼他有能力不拿薪水過活?把薪水捐出去做公益,是做的什麼公益?錢會捐給自己的基金會或者是捐給什麼單位或個人?市長四年薪水一千萬,對一個平凡市民來說可是大錢,權貴能捐出來表示他家財萬貫,一千多萬對他來說只算是零錢,那為什麼不現在馬上捐更多財產出來做公益?

再說要捐薪水做公益,揚言當「公益市長」,這就更好笑,作為一個都市的市長,本來就是要做公益,不然是要拿來圖利自己嗎?當年權貴的政敵把特別費放到自己的口袋,拿來買女性內衣交女兒卡費,權貴現在是在遙指總統府嗎?不,捐薪水做公益市長這個概念,其實就是說所有的領薪水的公務人員都是貪汙腐敗的嫌疑犯。地方首長本身就是以公共利益為職務,我不明白標榜「公益市長」有什麼意義,這樣的說詞就是沽名釣譽而已。

其實權貴這個捐薪水的聲明,言語背後隱含的用意當然不只是捐薪水而已,他所沒有言明但是清楚表示的,是他的企圖心,權貴其實是在說:我有強烈為市民服務的企圖心,所以你們應該選擇我擔任市長。這說的沒錯,有企圖心當然不是什麼壞事,基本上會參選的都是有企圖心的,而且當然也是為市民服務的企圖心。問題在於,這個企圖心是否應該大到可以違背人性的正常作為?工作並且領薪水才是合乎人性的,也是正當合理的行為,這也是為什麼權貴會用這種招數的原因,因為其反人性,所以更能證明他的企圖有多崇高。但反人性一向是危險的,用反人性來表現企圖心更是。當年不分藍綠攻擊阿扁的,都說他太過追求歷史定位;現在的馬英九也同樣追求歷史定位,因此不斷加速推動台灣被中國統一。追求歷史定位是一種企圖心的表現,也是最後評價,那麼權貴的企圖心會造成什麼?這是我們所該探問的,尤其是當這個企圖心已經是以反人性的方式去表現的時候,我們更應該要充滿戒慎恐懼的追問。

王丹說:「出於一個知識分子本能的警覺心,我不喜歡任何完全靠個人魅力席捲民心的候選人。」這是對的,因為民選政治人物是要被選出來做正事的(也就是做公益啦),而不是選出來擺好看純欣賞的。這道理對台灣人來說還需要什麼借鏡嗎?過去因為魅力被選出來的總統馬英九,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殷鑑不遠的台灣人難道還要受這種花言巧語的欺騙?

當然,每個人都應該要有機會證明自己已經洗心革面,那麼既然權貴聲稱自己這麼愛做公益,這麼愛為市民服務,我們自當給他機會,並開始對他有所要求,這對一個已經宣布參選的人來說並不為過。所以,下次士林王家抗爭的時候,請權貴到場聲援,證明自己為市民的居住正義服務。下次關廠工人抗爭的時候,請權貴到場聲援,證明自己為市民的工作權益服務。下次反核四五六活動的時候,請權貴到場聲援,證明自己為市民的生命財產服務。下次提到花博弊案的時候,請權貴出聲向現任市長嗆聲,證明自己為市民的稅金服務。諸如此類,以後有任何的市民抗爭,權貴都應該要到場聲援,這樣才能證明自己為市民服務的企圖心啊。不要說我們都說權貴沽名釣譽、欺世盜名,表現給市民看看,證明自己真的為公益。啊,還有,先拿財產出來做做公益,與其到時捐薪水,不如現在捐財產,這才有意義。

是說,今天馮光遠跟顧立雄為了悍衛市民人權聯合組成「潛水艇義務律師團」,這種擺明了也不拿錢為市民服務的公益,權貴怎麼沒出席表示贊同?這也是為市民服務ㄟ。違反人性可以是做偉大的事業,也可能是幹傷天害理的鳥事,對權貴來說這可是大好機會證明自己到底是偉大還是個鳥啊。什麼?這是為了抗衡權貴,所以不便出席?少來了,不領薪水這種違反人性的事都要做了,這種為市民服務的公益好事,就算沒面子也得跑步帶殺聲報到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