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寶島時事 » 有沒有連都更都不懂還想選市長的八卦?

有沒有連都更都不懂還想選市長的八卦?

畫房子的豬

畫房子的豬

最近的太陽花學運如日中天,於是有些沒有什麼內涵、不與民意站在一起的人,就自然被邊緣化了,譬如說權貴連戰的公子連勝文。他很努力的在大前天可是提出了他的都更政策,但是我今天才不小心看到,也沒看到有幾個人討論,可見他被邊緣化的有多嚴重。

連公子最近被邊緣化除了是太陽花的報導佔據了大篇幅以外,我倒是認為也跟他的思想空洞有些關係,這點從他的都更政策來看就清楚了。他說:『最上層的概念應該是「多元都更」,不管是合意都更、民間主導、公辦都更或是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力推的防災型都更,只要是對台北市房屋結構改造有貢獻,都可齊頭並進。』(『與丁守中拚場 連勝文拋「多元都更」』 風傳媒 2014/03/28 )這什麼意思呢?這意思就是:連勝文完全不懂什麼叫做都更。在他的概念裡,都更差不多就是房屋改建翻新的意思。要對台北市房屋結構改造有貢獻,這是建築師或設計師的工作,關市長什麼事呢?要照連勝文這種思路來思考的話,選聶永真出來當市長不是更美觀也更有國際觀?

這個思維所呈現出來的還有一件事,恐怕是更凸顯權貴連公子空心大蘿蔔的,就是他的所謂「多元都更」,其實就是把其他人講的通通抄襲進來,而且還毫不避諱自己抄襲。這同時也是在說,連勝文完全沒有提出什麼都更政策,只不過是看人家都有他也想要有而硬掰出來的。因為很明顯的,不管是合意都更、民間主導、公辦都更或是防災型都更,都有其互斥的條件,不可能齊頭並進;而如果連公子真的認為這些互斥的條件可以齊頭並進,那他其實就是什麼也沒思考過,所以他不知道這些概念不是因為都有「都更」兩個字就都是同一碼事。

都更政策作為一種政策,就是一種抽象性、制度性多於工程性、事務性的思考,但權貴連公子的理解似乎是很基本的工程性與事務性的,所以他會說:『「最上層的概念,是「多元都更」,只要都更開始啟動,就可以連帶解決交通和停車位不足的問題。』都更,是要解決交通和停車位的問題嗎?就算都市透過都更結果可以改善交通或停車位的問題,但都更更主要的是增強都市機能、增進公共利益與改善市民居住環境,說到底都更要解決的,還是「人」如何獲得幸福的問題,而不是事務或工程的得到方便或便利的問題。連勝文應該是完全沒想到,擔任市長要做的事,並不只是讓市民方便而已,而更重要的是要怎麼協助市民獲得更幸福的生活、怎麼打造讓市民實現自我的城市環境吧?

而一旦提到公共利益,連公子所謂「打算規劃一套回饋機制,讓廠商賺錢,然後回饋,消除民眾的疑慮。」就也顯得很本末倒置,他優先考量的似乎是如何讓廠商賺錢,而不是公共利益。要消除市民的疑慮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公共利益出發,而不是連勝文說的,從讓廠商賺錢開始,我幾乎可以肯定權貴連公子完全不知道市民心裡面想的是什麼。

說權貴連公子不懂一般人在想什麼,其實只要看他對太陽花學運的反應就知道了:「學運反映的是部分年輕人對未來高度的不確定和困惑,政府必須痛下決心,思考怎麼協助年輕人未來的生涯、發展工作。」(連勝文走訪松山 提多元都更 中時電子報 2013/03/29)這很明顯吧,一場已經進行了十多天的學運,結果看起來權貴連公子完全不知道其產生的原因跟背景。或者,他根本就不關心學生抗議者的訴求,因為服貿協議對他們這個跟中國政商緊密結合的權貴連家來說,可是大大的利多於弊啊!

說實在的,看到權貴連公子光講這個都更政策就講的 2266,我懷疑他的艦隊根本就是北洋水師啊!

我們可以來參考一下另一位參選人:馮光遠。關於都更這件事、關於當一個市長應該做什麼這件事,雖然馮光遠還只提了一點點,但顯然一個國寶級白目的幽默作家想的比一個權貴公子要更多、更深:【夯居住—以居住權為主的居住政策】(馮光遠臉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