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死刑兩個惡意

所以把法律當做......

所以把法律當做……

(法務部政次)陳明堂說:「法務部沒有政治計算,一切依法律執行,與所謂的政治算計、平息民怨無關,請不要妄加揣測」。(特赦批槍決是算計 法務部:勿妄加揣測 中央社 2016/06/06)

胡說八道,睜眼說瞎話,這算是政府官員公然撒謊了。

如果沒有政治考量,死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不要忘了,很多堅持死刑的人說死刑可以「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而其實所謂「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就是政治行為啦,這麼大動作還開記者會說明所為的政治行為,你還敢說沒有政治計算?

事實上這次執行死刑,中國黨政府起碼是懷著兩個惡意。第一個惡意,是藉此一社會重大關注的事件,來排擠蔡英文進入美國白宮的社會關注力。第二個惡意,是藉由殺人來發洩社會的恐懼跟憤怒,這是把人當做工具,剝奪人的主體性。

以第一個惡意來說,蔡英文是台灣第一個以總統參選人身分進入美國白宮、國務院的人,這是台灣對美關係的重大突破,當然也是美國對台灣所釋放的清楚訊息。這看在夸夸言稱跟美國關係好的不得了的馬英九,以及社會認同度低到不行的中國黨來說,當然是恨得牙癢癢,要除之而後快的。

好巧不巧,這時台灣整個社會都因北投女童命案而民怒沸騰,剛好可以利用來轉移蔡英文訪美的新聞焦點,而轉移焦點的方式呢?殺人。而這樣做,就是以一黨一人之利,讓台灣人的關注焦點不放在國家未來的選擇,而只是一時的情緒發洩。總統候選人的新聞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因為總統作為執政者,他的責任就是打造一個理想的國家,這會直接影響到社會安全,不信比較一下阿扁執政期間跟馬英九執政期間,哪個人執政下重大刑案的發生率就知道了。所以中國黨政府挑這個時候執行死刑,當然是惡意的政治計算。

而第二個惡意,就是利用殺人來平息民怨,但也只是這樣,而卻使人變成了政府的工具。民怨的起因是隨機殺人案,一個負責的政府該做的是去避免這類重大刑案的發生,但中國黨馬政府從來不會這麼做,他們只會像這樣殺殺人來暫時安撫民怨,以挽救自己低落的民意,這點只要看馬英九上台以來,執行了多少次死刑,而隨機殺人案卻無法遏止就知道了。

馬英九藉由殺人來救民意不是第一次,去年 318 學運後民意低落,為了拉抬民調數字就殺了五個人,今年再殺六個人來安撫社會情緒,這對馬政府來說一點也不奇怪。只是這麼做的結果,就是把人當做工具,人的主體性在這樣的考量下就消失了。政府是人民授意組成,政府才是人民的工具,可是馬政府這下子反僕為主,這樣的政府已經不再具備存在的理由了。

馬英九跟中國黨的一次死刑,完全展現了兩個惡意,這兩個惡意只有一人一黨之私,毫無任何的公益思考,這樣的政府根本就沒有正當存在的理由啊。但是台灣人大概不會太介意這種事,一堆台灣人愛死了殺掉六個人。這實在是令我想不透,因為從馬英九政府的行為看起來,他們根本就是把台灣人當做腦殘啊。

首先第一個惡意,他們認為台灣人不應該關心國家發展,這同時是說,他們認為台灣人可以用這麼低路的手法而被轉移焦點,換句話說,他們就是認為台灣人好騙啦。好了,台灣人還真的上當。第二個惡意,就是不只騙台灣人不懂政治的笨,更是騙台灣人像猴子,朝三暮四不高興,朝四暮三就好了;我不用減少重大刑案,只要殺掉過去犯案的人你們台灣人就爽了。而更賤的不只這樣,他們還把台灣人當做沒有生命、沒有意志、沒有主體的工具,供他們作為一黨一人私利的操作。法務部政次陳明堂的那番睜眼說的瞎話,不就擺明了:我就是耍你啊。

問題是,台灣人你看得出來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