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死刑兩個惡意

所以把法律當做......

所以把法律當做……

(法務部政次)陳明堂說:「法務部沒有政治計算,一切依法律執行,與所謂的政治算計、平息民怨無關,請不要妄加揣測」。(特赦批槍決是算計 法務部:勿妄加揣測 中央社 2016/06/06)

胡說八道,睜眼說瞎話,這算是政府官員公然撒謊了。

如果沒有政治考量,死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不要忘了,很多堅持死刑的人說死刑可以「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而其實所謂「保障社會治安」、「安撫社會情緒」就是政治行為啦,這麼大動作還開記者會說明所為的政治行為,你還敢說沒有政治計算?

事實上這次執行死刑,中國黨政府起碼是懷著兩個惡意。第一個惡意,是藉此一社會重大關注的事件,來排擠蔡英文進入美國白宮的社會關注力。第二個惡意,是藉由殺人來發洩社會的恐懼跟憤怒,這是把人當做工具,剝奪人的主體性。

以第一個惡意來說,蔡英文是台灣第一個以總統參選人身分進入美國白宮、國務院的人,這是台灣對美關係的重大突破,當然也是美國對台灣所釋放的清楚訊息。這看在夸夸言稱跟美國關係好的不得了的馬英九,以及社會認同度低到不行的中國黨來說,當然是恨得牙癢癢,要除之而後快的。

好巧不巧,這時台灣整個社會都因北投女童命案而民怒沸騰,剛好可以利用來轉移蔡英文訪美的新聞焦點,而轉移焦點的方式呢?殺人。而這樣做,就是以一黨一人之利,讓台灣人的關注焦點不放在國家未來的選擇,而只是一時的情緒發洩。總統候選人的新聞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因為總統作為執政者,他的責任就是打造一個理想的國家,這會直接影響到社會安全,不信比較一下阿扁執政期間跟馬英九執政期間,哪個人執政下重大刑案的發生率就知道了。所以中國黨政府挑這個時候執行死刑,當然是惡意的政治計算。

而第二個惡意,就是利用殺人來平息民怨,但也只是這樣,而卻使人變成了政府的工具。民怨的起因是隨機殺人案,一個負責的政府該做的是去避免這類重大刑案的發生,但中國黨馬政府從來不會這麼做,他們只會像這樣殺殺人來暫時安撫民怨,以挽救自己低落的民意,這點只要看馬英九上台以來,執行了多少次死刑,而隨機殺人案卻無法遏止就知道了。

馬英九藉由殺人來救民意不是第一次,去年 318 學運後民意低落,為了拉抬民調數字就殺了五個人,今年再殺六個人來安撫社會情緒,這對馬政府來說一點也不奇怪。只是這麼做的結果,就是把人當做工具,人的主體性在這樣的考量下就消失了。政府是人民授意組成,政府才是人民的工具,可是馬政府這下子反僕為主,這樣的政府已經不再具備存在的理由了。

馬英九跟中國黨的一次死刑,完全展現了兩個惡意,這兩個惡意只有一人一黨之私,毫無任何的公益思考,這樣的政府根本就沒有正當存在的理由啊。但是台灣人大概不會太介意這種事,一堆台灣人愛死了殺掉六個人。這實在是令我想不透,因為從馬英九政府的行為看起來,他們根本就是把台灣人當做腦殘啊。

首先第一個惡意,他們認為台灣人不應該關心國家發展,這同時是說,他們認為台灣人可以用這麼低路的手法而被轉移焦點,換句話說,他們就是認為台灣人好騙啦。好了,台灣人還真的上當。第二個惡意,就是不只騙台灣人不懂政治的笨,更是騙台灣人像猴子,朝三暮四不高興,朝四暮三就好了;我不用減少重大刑案,只要殺掉過去犯案的人你們台灣人就爽了。而更賤的不只這樣,他們還把台灣人當做沒有生命、沒有意志、沒有主體的工具,供他們作為一黨一人私利的操作。法務部政次陳明堂的那番睜眼說的瞎話,不就擺明了:我就是耍你啊。

問題是,台灣人你看得出來嗎?

廣告

好奇:市長不做公益是要做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前兩天有位權貴宣布參選市長,他說如果當選,他要捐出市長薪水來做公益,因為他要當一個「公益市長」。於是像「權貴子弟」、「財大氣粗」等反應自然就出來了,不過這樣的反應其實對權貴沒什麼打擊力,畢竟權貴這番聲明就是直接了當的告訴大家:我就是個家財萬貫的權貴,怎樣?咬我啊?

繼續閱讀

總統公然棄絕法治正是台灣民主發展恥辱

馬英九今天開了一場記者會,論述「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這讓人感到實在是可笑至極,就好像薇閣吳公開譴責男人帶小三上汽車旅館偷情一樣。但其實深入一點想,這不只是可笑,而是可怕,讓我毛骨悚然的可怕。 繼續閱讀

民進黨何必怕阿扁

扁案是政治迫害

鄭文龍律師整理陳前總統案件明細表

不意外的,阿扁再次成為民進黨座椅上的那根針。為了昨天舉行的全代會不要出現太尷尬的場面,還在前一天努力運作讓發起提案連署的陳唐山撤案,而即便如此,阿扁回民進黨還是昨天成為民進黨全代會會場外的焦點。 繼續閱讀

雙文演講的雙雙呼應

蘭嶼核廢料儲存場

台電雇用工人徒手清理核廢料儲存場是促進就業的意思嗎?

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司徒文昨天有一場演講:司徒文警告:維持台灣現狀 是種錯覺。已經許多人指出了司徒文在這個演講中的重點,其實就是告訴台灣人:你們要維持現狀可是人家不要,不要騙自己了,你們正在被中國化。事實上這樣的意見司徒文不是第一個提出來的,這也跟他是不是已經不代表米國沒什麼關係,不管是在台灣內部或者是國際上都有這樣的觀點,只是台灣社會多數人還抱著這種虛幻的錯覺;而執政的馬政府究竟是錯覺還是刻意營造這種氣氛,我想是司馬昭之心。 繼續閱讀

人魚線綁死了反核

這才是有意義的人魚線啊啊啊啊……

才一天時間,全台灣最主要的新聞話題就從反核遊行變成總統嫁女兒,更誇張的是到今天連人魚線都變成主要新聞內容了,如果從媒體來觀察台灣社會,那就是一個情色花邊比政治經濟更重要的幼稚化社會。 繼續閱讀

推尹啟銘的好文

經濟成長率若未達5% 罰蘇貞昌主席!
日前大咖部落客尹啟銘又發新文,他說既然(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提出的)經濟成長率 5% 是合理要求,民進黨都全力支持,那麼如果未達到這個目標,就表示民進黨不努力,蘇貞昌也就要負起責任,該罰!執政的中國黨文傳會也如獲至寶,趕快以尹啟銘的部落格文製作了一份文宣快遞發表:經濟成長率若未達5% 罰蘇貞昌主席! 

可想而知,這種政治學上獨創的理論(該黨人才輩出,獨創許多政治原理,如馬英九說不能「淪為在野黨單一聲音」),自然引起許多恥笑,連該黨立委上談話節目都說"不太合理"。不過,尹啟銘的理論其實為喧鬧以久的扁案暗示了一道隧道口的光明,值得給他拍手一次。

中國黨製作文宣大力推銷尹啟銘這個新觀念,就是要該黨反扁比例甚高的支持者接受,我也是。很多該黨支持者視扁如殺父之仇,幾年來整天叫囂不斷,就算違法把扁關成廢人了還是無法稍停,可見心裡頭有些東西"掏"不開,現在尹啟銘開出藥方了。我明人不欺暗室,來說明一下:按照尹啟銘要衝衝衝負責的邏輯,也就是說行為主體的責任,應該由提出意見的他者負責。所以……

依此邏輯,如果阿扁沒有貪汙,那麼幾年來叫囂阿扁貪汙的那些人們,你們難道不應該負責嗎?你們提出這麼直接的意見,如果都沒辦法證明阿扁貪汙,那麼阿扁沒有達到貪汙的目標,就是你們不努力,這就是你們該負責的,該罰!

依此邏輯,如果阿扁確有貪汙,那……不就是你們要的嗎?你們是在叫個鳥?

又,依此邏輯,你們只能接受上面兩個如果,因為尹啟銘的意見當然是為中國黨有利著想,而(依尹的邏輯)如果對中國黨有利的目標你們都全力支持,那麼沒達到這個目標本來該負責的、該罰的就是你們啊,怪誰?